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一章:铁老汉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一生呵呵     书名:武妃在世
    江雨面带微笑微微点头:“对,但是,你们要解决几个问题,我来问你们来答,若是解决了,那就没问题了。”

    李将军挠了挠头:“主帅认为有什么问题?”

    江雨微微一笑:“请问李将军如果我们继续进攻昌国,进入腹地之后粮草还能维持几天?”

    李将军冷笑一声:“将军,我们的粮草虽然不多了,但是只要攻下一座城池,搜寻城里的粮草,便又能维持一段时日,宁王殿下深入永汉的话以及之前宁王殿下攻打延国,昌国不都是这般行径吗?怎么到了我们反倒成了难题?”

    江雨不慌不忙,众人都盯着她:“那你可知宁王殿下之前攻打昌国那次九死一生,被围困在一处黄山上差点全军覆没?”

    李将军:“那延国那次呢?”

    江雨:“延国那次,宁王率领十万大军,可以速战速决。而我们只有区区一万人马,你觉得有可比性吗?”

    李将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那这次宁王殿不是也进攻永汉进入腹地之后了吗?”

    江雨哈哈一笑:“永汉是宁王殿下的家乡,他曾是那里的战神,况且宁王殿下于粮草安排向来十分谨慎的,在永汉腹地,他能找到相熟的人很多,愿意提供粮草的人也大有人在,跟我们的情况也不一样。”

    李将军不服:“粮草虽然重要,但以我们现在的情况再攻下两座城池也是能够支撑的。”

    江雨点头:“李将军说的也对,第二个问题,你认为,昌国军队这几次为何败得这么快?你认为我们获胜的原因是什么?”

    李将军翻了翻眼珠,不情愿的说:“自然是忌惮将军的绝世武学,还有将军精妙的阵法和计划了。属下自愧不如。”

    江雨嗤笑一声:“哈哈,李将军言不由衷啊,江雨敢说若是李将军待人攻打也是一样的结果,李将军必胜,而不是江雨的功劳。”

    李将军胡子一翘:“主帅谬赞了。”

    江雨摆手:“不是我谬赞,是真的,不如我们来打个赌,此次进攻,一切指挥由李将军说了算,江雨只做后应,若是你赢了,便由你带着继续攻打昌国,我撤出,不再跟着你们,若是你们输了就听我的,大军随我走。”

    李将军来回踱步,想了又想,觉得这个赌赢得可能性很大:“统帅说话可算数?”

    江雨头一扬:“决不食言。”

    李将军大喝一声:“好,就依统帅所言。”

    很快由李毅李将军,带领大军进行了一次主动的进攻,昌国果然大败,北国军队又占领了一座城池。

    这下李毅简直石乐开了花,一下子自信心满满。

    他嬉笑颜开的想找江雨对峙一番,却发现江雨已经没了踪影,属下人之带来一封信笺给他。

    “李将军我言而有信,如今你赢了,你可以带着这支军队继续攻打昌国,我自行离开,只是,临走之前叮嘱你一声,千万不要轻敌,再占一城,就要收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希望你能继续阻止昌国的脚步,哦,对了,杨公,我借走了,保重。”

    李毅看完,将信扔到一边,冷哼一声:“什么,我如今在这城又抢了许多的粮草怎么就不能继续攻打了,算你走得快要不然叫你命丧于此,我北国的军队自是北国人说了算。”

    北国境内:

    北王正在大殿中静静听着,贴身公公段烟的汇报。

    “里奇那个婆娘已经承认说皇家别院里的那个孩子就是叶思,而铁老汉却另有说辞。”

    北王蹙眉:“两人各执一词?”

    段烟:“铁老汉说他想见大王一面,那个孩子不在北国,里奇也是假的。我们都被叶盛枫和江雨骗了。”

    北王脸色暗沉,心里忐忑。就在这时,门外公公来报:“大王前线急报。”

    北王赶忙命段烟呈上来,仔细一看,瘫坐在椅子上,这下脸色一阵白一阵红。

    “大王如何?”段烟观他神情,心中猜测必有大事。可北王还未说话,又来急奏,原是又来了一封前线急报。

    北王又慌忙打开看了,眉头又有许多舒展,但最后又捏起下巴,眼眸深遂。

    “段公公,一封来自师翰将军,说宁王与叶盛秋的春水湾大战,一败涂地,几乎全军覆没,叶盛枫负伤失踪了。”

    段烟低着头:“看来,大王的希望落空了。只能进行最后一步谈判了。”

    北王摇头:“不,你可知道信上还说,叶盛秋战死了。”

    段烟一听不由得抬起头,脸上的皱纹又深了几分,为未开口:“那永汉是何人掌权啊?可是苏湖苏丞相?”

    北王又摇头:“大事不妙啊,昌国那边李毅将军的信函与往日的不同,之前他一直说战况吃紧,进攻不顺,只是在边境游击,而今日突然在信中说已经攻下五座城池,江雨也不再是主帅,不知所踪。”

    段烟眯了眯眼睛:“大王,之前的信可能被人换了。”

    北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原来如此。那叶盛枫和江雨下的一手好棋啊,他们早就防着本王呢。但眼下叶盛枫与江雨都不知所踪,我们拿什么跟永汉那边交代呢?还有李毅这家伙,他如此这般攻打昌国,只怕会是中了他们的奸计了。”

    “大王,还有一路大军呢?没有消息?”

    “算了别提那边了,区区几千人进了永汉没过几天就断了消息,恐怕早就被人打散了。”

    北王额头的汗直往下流,忽然他突然抬头想起什么:“那孩子究竟在哪里?如果找到他,不怕叶盛枫和江雨不乖乖回来。”

    “大王先别急,那铁老汉,是时候该见一见了。”

    北王想着什么,嘴里重复道:“铁老汉,叫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