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二四章 赌一把如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玻璃杯泡枸杞     书名:初唐小驸马
    “这也叫诗?”听着下面那些人大声谈出来的,居然有一位大哥都读出后现代诗的感觉,差不点程处瑞就觉得那丫是穿越而来的。

    “啊!纤纤啊,你真美……”听到这诗的时候,程处瑞嘴里正吃着西瓜,差点喷出来。

    这帮家伙还真是……反正也无聊,程处瑞顺着那哥们说道:“大海啊,你全是水,驴子啊!你四条腿。纤纤啊!你真美,好比长安门外渭河水……”

    哈哈哈……听到程处瑞高声的朗读,满堂大笑,就是候亮哥几个也大喷不已。都没有想到程处瑞如此的逗逼!而下面那位仁兄觉得自己遇到了知已,马上对着程处瑞一抱拳。

    虽说出了那么多的诗,这里也不凡一些有才华的人,但是不论哪个做诗之人,所做都还是有些平淡,当不得传世之曲!

    此时下面在帘后坐着一位带着面纱的美女,妈蛋的挡的太严,要说这身材只给八十分吧。这是程处瑞用很批判的眼光看完之后的评价。他还真不知道那些公子哥一个个都如打了鸡血般的为哪般。

    “程兄弟,要不你做一首,震震他们如何?”李思文那小子一肚子坏水说道。

    “没兴趣,不爽!有那时间还不如吃点喝点,再说了,你兄弟我的诗也不是谁都给的,尤其是一个女人,我的诗只给公主的。”程处瑞撇了一下嘴说道。

    “不好意思各位,虽说各位都有大才,但纤纤姑娘对众位的诗都不是很有兴趣,那么为不扫大家兴,只要为大家手弹一曲!”老鸨子站出来说道。其实没有入幕之宾更好,每天晚上,自己这个姑娘出来站一圈就有大把的银子出来,还有那些打赏的。想想都美!

    “我们是没有大才,但有大才的人自己不出来啊!”听到这个声音,程处瑞就觉得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柴令武。而他说出这样的话就是挑衅自己。

    只不过程处瑞根本就不当回事儿,继续吃他的水果,也不接话,这让柴令武有种一拳打在水中的感觉。

    “在场人中有一位最近声名鹊起的才子,正是前几日传出以花为题百花诗的程处瑞程驸马,不知道在这有没有兴听驸马为纤纤大家做一首诗呢?”你不出来我就挑明了,把你逼出来!柴令武今天就铁了心让程处瑞吃亏。

    其实不管程处瑞出来与否都不得好,如果今天他吟了这诗,那么明天就可以传出一些风声,把这小子的名声弄臭,然后让平阳公主对他反感,如果这小子不作,自己同样让人传出程处瑞的诗才是夸大其词。这小子现在聪明了,武力值不行,玩阴的!

    “哦!我当是谁?原来是那个连女人都不如的柴家小犬。你爹是一个能把女人扔敌人堆里自己跑的主,你这儿子可挺不错,在这妓院之中挑三挑四!有点家族传统!”程处瑞撇着嘴,吐了一口西瓜籽说道。

    “你说哪个是连女人不如……别以为你有点武力,再敢污蔑家父,我弄死你!”柴令武眼睛都红了,大声说道!

    “屁!我污蔑,行吧就算我污蔑吧!那还能咋说,你爹是国公嘛,国公就要有个国公样,人家当国公都是正大光明的,你爹这国公,钱捐出来的,反正我只是污蔑了一件成千上万人都知道的事情!要不然明天我们去大殿上讨论一下,看看当年参加那场战的人怎么说啊?

    唉呀!反正我是无所谓,一个污蔑当朝国公嘛,大不了打几下而已!”程处瑞又抓起一个哈蜜瓜吃了两口说道。

    柴令武气的真想一刀弄死程处瑞,只是自己的武力值真心的不够看,就算把自己这些朋友都加上也不够看!这时柴令武身边的一人笑着说道:“久闻程驸马诗才冠绝天下,今日一见也不过而而!”

    “真臭,这哪来的臭屁!太臭了,实在是恶心人!”程处瑞都不鸟对方,直接告诉对方你说话就是放屁,咱不和屁说话。

    “我乃高履行!程处瑞敢污言我!”高履行暴怒!

    “哦哦!知道,你这么一说我不就知道,你是义兴郡公的儿子。嗯嗯!你牛逼!你是真牛逼,绝对不是假的!这样行不。”

    噗!候亮一下子就笑了,他是听出来程处瑞这公开骂人的样子,说这货有文才,打死他都不信,这家伙更像一个无赖。而在场之中很多人都听出这骂人的话。高履行也不是傻子,同样听出来,指着程处瑞说不出话。

    “程处瑞不要逞口舌之利,你诗名在外,想来一首小小的诗还是手到擒来。何不让我等见识一下?”知道斗嘴斗不过程处瑞这个家伙,柴令武马上转移话题。

    “行!挨打就要学立正!你小子到是学聪明了,知道转移话题,行吧,我就顺着你一回,不然上回挨的打不是白挨了!今天我就给你说说哈。

    我程处瑞有没有诗才不是你说有就有的,也不是你说没有就没有的,一首小小的诗我还真不在话下,可是为什么我要做呢,我还告诉你,现在听过我诗的,不是皇上就是皇后,再就不是公主。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听我的诗得到我的诗!

    你真以为我的诗那么不值钱啊?这样吧!我也看出来了,柴大公子是十分仰慕我的诗才啊,可我就是不做,你能耐我何?别拿我做不出来的话激我。

    当日我在皇宫之中和皇上斗诗也是有赌约的,今日你想让我做诗,是不是要拿出一个章程来?”程处瑞这话可就没人敢接了。

    人家那话说的霸气,你们想听我的诗行啊,你们觉得谁能和皇上比,谁能和皇后比,谁能和公主比,那就上来试试吧。。

    “这位纤纤小妞,你想要诗也不难,你看看那位柴大官人没有,只要他能提出一个让我满意的条件,别说一首,三首五首也中!那玩意张口就来!”

    “好!我就和你赌上一把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