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1章 颠倒五行阵

类别:网游竞技       作者:笙箫剑客     书名:网游之洪荒战纪
    查探清楚,秦墨重新回到岸边。

    “怎么样?”魏天理等人围了上来。

    其他玩家也都竖起耳朵,希望从秦墨嘴里套出点情报。

    虽说因为前番宗门收徒事件秦墨“翻了车”,但仅凭这一手御空而行,在场能做到的玩家怕是不出十个。

    “是天罡地煞阵。”秦墨说。

    “有什么破解办法吗?”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一结丹修士,配上中品法器,强行破开。”碎丹之前,秦墨倒是有实力试上一试。

    “不简单的办法呢?”魏天理直接跳过。

    这不扯嘛。

    “那就只能以阵破阵了。”秦墨方才这么说也是想让玩家死心,“集在场所有玩家的力量,组成颠倒五行大阵,应该能破开。”

    “颠倒五行大阵??”魏天理等人一脸懵逼。

    正五行阵是用来困敌、伤敌的,想要破绽就要逆转五行阵,也就是秦墨说的颠倒五行大阵。

    稍微有点阵法常识的都懂。

    可惜,在场玩家基本都是修真菜鸟,哪里懂这个。

    “你就说要我们怎么做吧。”魏天理干脆不管。

    “对对对!”

    “要我们怎么做,直接说吧。”其他人也都跟着附和。

    不服不行啊。

    最起码秦墨能看出梁山摆的是什么阵法,还能想出破阵之法。

    这就很牛批了!

    秦墨也不卖关子,“其他都简单,大家只需施展平时所学的五行法术就行,关键要五件五行法器作为媒介。”

    他选择颠倒五行大阵,自然不是无的放矢。

    太复杂的阵法他们也配合不上。

    “法器?”魏天理嘴角抽搐,苦笑说道:“除了你的燕云锥,我还真没见谁用过法器,这可怎么办?”

    “未必吧?”秦墨似笑非笑。

    魏天理立马懂了,深吸一口气,道:“好,这事我来协调,怎么样?”

    “好!”

    秦墨却是不耐烦跟玩家打交道,找了一处空地,盘膝而坐,竟然就这般进入定中,开始恢复方才消耗的法力。

    作为一名资深修士,秦墨当然深谙让自身实力时刻保持在巅峰的道理,关键时刻,哪怕是多10点法力都可能救命。

    赵留云、许强两人互相看了看,直觉为秦墨护法。

    毕竟是老上司。

    魏天理则开始发挥他的“交际花”属性,跟各个小团队的玩家联络,看能不能凑齐五件五行法器。

    同时也是商议共同破阵之事。

    半个时辰之后,等到秦墨恢复法力,魏天理的交际工作也暂告一段落,带着两名玩家来见秦墨,都是一袭劲装打扮,长相普通。

    也都是声名不显之辈。

    “这是朱子云,有一盏燃鸠烈焰灯。”

    “这是林远,有一节碧玉青竹鞭。”

    互相见过之后,确认是五行法器,秦墨取出冰魄珠,道:“我这有金、水两件法器,只要再找一件土系法器,就能结阵了。”

    “……”

    冰魄珠刚被取出,周围玩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稍微有点见识的都能看出的冰魄珠不凡,最起码也是一件中品法器。

    天杀的!

    他们连一件法器都还没有呢,秦墨竟然已经有了两件。

    真是牲口。

    魏天理尽力压住内心的贪婪,苦笑说道:“这已经是能找到的唯二两件了,这最后一件,上哪找去?”

    秦墨突然看向道门方向,大声说道:“那边的朋友,该出手了吧?”他早就看出那批人虽然才十几个,却个个都是炼气中后期。

    关键一个个气息沉稳,不像是用经验值堆上来的快餐选手。

    哗啦一下,

    人群焦点瞬间转移到道门方向,一个个像看猴一样。

    能被秦墨点名,肯定是有些门道的。

    道门众人却是个个脸色发黑,他们原本还想躲在一旁看热闹,不想,就这般热辣辣地被秦墨揪了出来。

    一个个神情很不自在。

    他们这些人从小都在山中苦修,跟秦墨一样,都是不耐烦跟外人打交道的选手,只在自个儿的小圈子里玩的嗨。

    属于自嗨型。

    此番赶来水浒幻境,他们也不是为了什么经验值,只是带着小辈出来历练一番,长长见识,增加一点争斗经验。

    如此而已。

    “怎么办?”有人小声问。

    大家就都看向领头的中年男子——肖央。

    “咳,”肖央到还算镇定,看向白袍男子,“王乐,你去!”

    “得令!”

    王乐倒是一点不怵,嬉皮笑脸道:“那,要合作吗?”

    “这个拿去。”

    肖央取出一面看似普通的小旗子,交给王乐。

    “戊己土行旗!”王乐惊呼,“肖大哥你把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了。”

    “还不快去!”肖央沉起脸。

    王乐再不耍宝,走向秦墨,把戊己土行旗一展示,笑道:“秦墨是吧?你看,这件法器可还行?”

    “上品法器?不错。”秦墨目光一凝。

    这些道门中人还真有点东西啊,一出手就是上品法器,难不成,是他们先辈一直传下来的老古董?

    秦墨有些眼馋。

    王乐脸上笑容凝固,尬笑:“还算识货。”他没想到秦墨眼光这般毒辣,仅一眼就看穿戊己土行旗的根脚。

    周围玩家大哗。

    真是......

    他们才刚震惊于冰魄珠的强悍,怎么一转眼,这么一群看起来有“社交恐惧症”的家伙,随手就拿出一件上品法器。

    “咱们玩的还是一个游戏吗?”有玩家开始怀疑人生。

    倒是魏天理神情了然。

    “不介意的话,再贡献一件金系法器,没问题吧?”秦墨虽然有两件法器,却不好同时操纵。

    金系法器是最普遍的,但凡是兵器,那基本都是金系。

    “当,当然没问题。”王乐一滞,又被秦墨架住了。

    “那就这么定了。”秦墨却是行事果断,看向魏天理,“让大家按五行分成五组,最擅长哪系法术就进哪一组。”

    “交给我了!”魏天理很是积极。

    傻瓜也能想到,破阵必定也有经验值奖励,以天道尿性,那自然是谁出力最多,获得的经验值就最多。

    没有法器,捞个“组织之功”也是不错的。

    魏天理刚走,王乐就凑上来,悄悄问:“哎,你在哪座山中修炼?”

    “神宵山。”秦墨说。

    “神宵山?”王乐一脸懵圈,“哪个宗门传承?”

    秦墨就笑,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王乐。

    王乐跟着尬笑……

    魏天理到也没有吹牛,在他组织下,在场玩家很快分成五组,在秦墨指示下,按金木水火土五行方位站定。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五名“阵眼”人物祭起各自的五行法器,其余众人轮番向法器施展五行法术,以法器为媒介,将法术力量汇合在一起,击向天罡地煞阵。

    如果没有法器为媒介,直接向大阵施展法术,下场如何,最开始那位蓝袍好汉已经用小命验证过了。

    没有人敢涉险。

    一时间,以梁山为中心,大野泽湖面亮起五颜六色的法术光芒。

    颇为壮观。

    奇怪的是,玩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梁山内部依旧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