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3章 人心得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神话将军     书名:大秦命运
    第103章人心得失

    井田制的具体做法是,把耕地划分为多块一定面积的方田,周围有地界,中间有水沟,阡陌纵横。100亩为一个方块,称为“一田”,一井分为9个方块,周围的8块田分别由8户耕种,谓之私田,私田收成全部归耕户所有;中间是公田,由8户共同耕种,收入全归封邑贵族所有。但实际上并不是每块井田都是900亩,还存在诸如800亩,1000亩这样的特殊况。

    井田制大致可分为两种,即“八家为井而有公田”,与“九夫为井而无公田”。第一种如《孟子·滕文公上》记载:“方里而井,井九百亩。其中为公田,八家皆私百亩,同养公田。公事毕,然后敢治私事。”就是说被分成九块的井田里,中间的一块为公田,周边的八块为私田,耕种者先耕种好公田,再管理私田。第二种是,九块地全是私田而无公田,不过这时后期的事了。

    西周的各级统治者把井田按质量的好坏分为三类。他们把其中最好的部分留给自己,叫“公田”。因为公田的面积很大,所以也叫“大田”,驱使奴隶集体耕种。把距城市较近的郊区土地,分给和统治者同族的普通劳动者耕种。这部分人因为住在“国”里,叫“国人”。国人不负担租税,只负担军赋和兵役。

    国人战时当兵,自己准备武器、粮食和军需;国人有当兵和受教育的权利,所以也叫“武夫”或“士”。这部分人是普通平民。他们表面上不受剥削,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不过当时战争十分频繁,他们经常被征调去打仗,打了胜仗,掠夺来的土地和财富归统治者所有,若打了败仗,还有被俘沦为奴隶的危险。

    而距离城市较远、土质瘠薄的田地,则分给住在野外的庶人。庶人住在野外,所以也叫“野人”,也管他们叫“氓”。庶人没有任何权利,只有给领主耕种井田和服杂役的义务。他们每年要先在领主的大田上劳作,然后才准许去耕种自己作为维持最低生活的那一小块土地。

    秋晚期,由于铁器的使用和牛耕的推广,导致当时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井田制便逐渐瓦解了。

    铁器始用于商代,大概到西周末年,铁器开始变多。在秋初期,已有比较正规的铁农具。《管子·海王篇》记载:“今铁官之数曰:一女必一针一刀……耕者必一耒一耜一铫”。牛耕也起源于商代,到秋时得到发展。比如孔子弟子中的72贤人之一的司马耕,就又名“犁”,字子牛。晋国也有个大力士叫牛耕。牛与耕相连,用作人的名字,反映了牛耕方法在秋时期已得到普遍推广。

    铁器的使用和牛耕的推广,为人们开辟山林,兴修水利带来了方便。这样耕地面积和农业产量大幅度增长了。农业的发展,使一家一户为单位的小生产,和以个体经营为特色的小农经济的出现成为了可能。这样,以井田制的集体劳动形式过时了,而分散的、个体的劳动形式开始兴起。

    这样的背景下,各地的私田急剧增加。诸侯、大夫们开始富起来,一有财富,腰杆便直了,周王便不能再轻看他们了,不能任意侵夺他们的田地了。而且各诸侯之间为田地的争斗、诉讼也开始出现。

    开辟和耕种大量私田,当然需要大批劳动力。而用奴隶制的办法已不能调动劳动者的积极。于是,一些顺应新形势的贵族为了招徕劳动人手,就开始改变剥削方式,如齐国田氏向庶民征赋税使用小斗,把粮食贷给庶民时则用大斗;晋国韩氏、魏氏、赵氏采取扩大地亩,而不增税额的办法,收买民心。这样,奴隶们纷纷从公田逃往私田。奴隶的逃亡,使一些国家的公田,“唯美桀桀”变成了荒原。井田制再也维持不下去了。

    为何礼乐崩坏最先出现在孔子的故乡鲁国呢?

    按说礼乐制度的制定者是周公,而周公后人的封国正是鲁国,鲁国有周公这个先祖做后盾,所以历来被称为“姬姓宗邦”,是诸侯国中最有名望和号召力的国家。鲁国对于礼乐的尊崇也是最突出的,时人称“周礼尽在鲁矣”。鲁国成为最典型的礼仪之邦,却为何最先礼乐崩坏了呢?

    一方面,由于牛耕和铁制农具的应用和普及,鲁国的农业生产力水平迅速提高,大量的荒地被开垦后,隐瞒在私人手中,成为私有财产,鲁国的“民间”势力变得强大。另一方面,对于鲁国朝廷来说,渐膨胀的贵族消费和频繁的战争,导致财政亏空,特别是民间的私田不向诸侯们纳税,财政收入占全部农业产量的比重不断下降。于是为了增加财政收入,鲁国率先进行了改革。

    公元前594年,鲁宣公十五年,开始实行史上有名的“初税亩”制度。即规定不论公田、私田,一律按田亩收税。初,即开始;税亩,指按土地亩数对土地征税。具体方法是:“公田之法,十足其一;今又履其余亩,复十取一”。原来井田制是九百亩中取一百亩,而“初税亩”之后,公田之外再收十分之一的税,也就变成了约十分之二的税。这样鲁国的财政收入增加了,但同时它也在法律上正式承认了土地私有的合法化。

    《左传》中说:“初税亩,非礼也,谷出不过藉,以丰财也”,直接点中要害,于是“礼乐”在鲁国率先“崩坏”了!于是孔子急了。

    由于鲁国本就是天下诸侯国在礼乐法治的带头人,楚、郑、晋、齐等国一看鲁国这办法不错,于是大家争相仿效,也陆续开展税亩制,井田制终于瓦解。于是鲁国“崩”,大家“齐崩”。

    于是公元前359年,一代改革家商鞅炫丽登场,在秦国进行彻底的划时代变革,“废井田”、“开阡陌”,历史走向新时代……

    井田制从秋晚期到战国初期,彻底瓦解。

    井田制度体现了中国夏、商、周三代社会的基本政治经济制度,可以将它定义为:井田制度是建立在以井田作为一种有效的产权供给制度为基础的中国夏、商、周三代社会的农业生产方式及其制度结构安排的总体描述;同时也可以解释为微观经济活动如何与宏观价值构造相结合以实现资源包括自然资源与社会资源兑现率最大化的一种社会政治经济关系。结果,随着这种产权制度的有效的丧失而失去其现实意义并退出历史舞台。

    五十年前的秦昭王时期,范雎曾提出过一个《徕民令》:秦国的土地广袤,人口却少,无法充分开发田地、资源,所以需要招徕来自崤山以东的移民。

    而韩魏位处中原之地,城郭比邻相望,人烟稠密,与秦国的人口、土地况正好相反,他们是人多而地少。《徕民令》里比喻说,韩魏等国,其土狭而民众,其宅参居而并处。因为缺少足够的田地,大量人口涌入山区、沼泽,开发荒地,即便如此,每家也只能像陈平家那样,分到二三十亩勉强维系生活,这样还有大量人口没有田地,只能去做佃农,或经商、游dàng)、为奴婢。

    此其土之不足以生其民也,似有过秦民之不足以实其土也!

    所以在韩魏,土地兼并的问题已经出现,地方乡豪往往占有本地泰半土地,大量无地人口沦为庸耕佃农。

    “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并不是秦国本土的况,而是韩、魏、齐的现状。

    “农乃生民之本业,圣王之所以导其民者,先务于农。然而,自从周室衰亡后,礼崩乐坏,诸侯暴君相互侵陵,地方污吏徭役横作,政令不信,上下相诈,公田不治,饥荒频繁……直到两百年前,魏国的李悝主持变法,他为魏文侯作《尽地力之教》。李悝计算说,方圆百里之内,有土地九万顷,除了山泽人居占三分之一之外,可开田地六万顷。若农夫治田勤勉,则每亩增产三斗,不勤勉,则减产亦三斗。这就是说,百里之地,每年的产量,由于勤与不勤,或增产一百八十万石,或减产一百八十万石。由此可知,必须鼓励农夫生产,此所谓尽地力之教也!魏国的田亩石制与秦略有不同,南郡河泽山林颇多,拥有的田地亦不如河东。俗谚道,上田百亩食九人,上次食八人,中食七人,下田食五人。”南郡郡守韩腾叹息道。

    “《管子·牧民》有言: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秦国削减了功勋世族的权势和土地,也是变相地腾出了土地和人口,才能调动秦人的耕战积极。”蒙毅也赞同地附和道。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出自秋时期辅佐齐桓公成为第一霸主的管仲之口。

    齐国中途衰弱,等到齐桓公重用管仲之后,管仲就修订了太公的政策,设立了调节物价出纳货币的九府。齐桓公就借此称霸,多次会合诸侯,使天下的一切都得到匡正,因而管仲也奢侈地收取市租。他虽处陪臣之位,却比列国的君主还要富。因此,齐国的富强一直延续到齐威王、齐宣王时代。

    一般人找不到的看书基地,搜索

    ≮完≯

    ≮本≯

    ≮神≯

    ≮站≯

    手机输入网址Ьen.谨记以免找不到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