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礼服 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茂灵     书名:炽火未央
    那“方家”二字却敏锐地传到了藜央耳中,她不由得掀起半扇帘子看了过去。

    那姑娘不过十七八的年纪,穿着一身粉白色礼服,明明该是青春明媚的样子却因着她脸上的愤怒而显得大打折扣。

    与此同时,她也看到了帘子后头的藜央,不由得惊讶地张大了小口。她一直觉得这世间最美的女人就该是她姐姐,可眼前这个女人竟然......那一刻,方舒情不得不承认,她比姐姐更好看。

    姐姐是端庄而优雅的,可这个女人除此外,更添了半分妩媚半分清纯。如此亦纯亦妖的存在,当真是凡人吗......

    “舒情,怎么了?”方舒雅听见了外间的动静,也掀开帘子走了出来,一眼就瞧见了自家的小妹正愣愣地朝另外一个试衣间里看着。

    藜央只卷起了半扇帘子,故而方舒雅第一眼并没有看到她的脸,只看到了她身上那条精美绝伦的黑色裙子。

    不知是不是巧合,那裙子竟和自己身上这件款型相似,却制作得更为精良,也更好看。

    方舒雅忍不住蹙了蹙眉。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希望看到自己的风头被别人压住,更遑论她是方家的大小姐,从小娇养到大,向来都是众人的焦点所在。

    就在这时,外头又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衣服试的怎么样了?”

    试衣区和外间有巨大的帘幕相隔,遮住了视线,但藜央还是立刻就听出那是封炑的声音,心中忍不住有些小雀跃——他虽然忙,却还是来了。

    可还没等她迎出去,已经有女人一壁笑着一壁拎起裙摆跑出去:“阿炑,你真的来啦?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而那原先言语尖锐的小姑娘亦是立刻换了副嘴脸,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跟在方舒雅的身后匆匆走了出去。

    仿佛一盆凉水兜头浇了下来,藜央浑身的热度一寸寸冷却。

    封炑是为了方舒雅来的?

    但冷静下来一想,又觉得不对。

    封炑知道她们今天会来这里试衣服,又怎么会答应方舒雅陪她过来?

    年轻的侍者瞧见她这副失神的模样却以为她是被方才方家二小姐的话吓到了,摸着她冰凉的手道:“藜小姐,您别怕,封总来了不会让您受委屈的。”

    心中却暗暗生奇,不过小姑娘的一句话罢了,藜小姐也不至于吓成这样吧?瞧瞧这脸,乍白乍白的,连一丝血色都没了......

    封老夫人带来的人连这点阵仗都经不住吗?她到底是什么来历?也没听说过封家还有位小姐啊。

    藜央朝着侍者摆了摆手,尽管觉得事出有因,但愉悦的心情到底还是大打折扣,连带着看自己身上这件礼服也兴致缺缺。

    黑色礼服纵然好看,却还是不适合参加婚礼。

    她轻声道:“我没事。这件衣服换下来吧,就选最开始那件。”

    说罢拉上了帘子,一副要脱衣服的架势。

    侍者一慌,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忙上前劝道:“藜小姐,我们都觉得这件衣服才是最适合您的,您不喜欢吗?”

    还有侍者小声劝她:“您不必介意方二小姐的话,我们天天与礼服打交道,谁适合什么样的衣服最清楚不过了。方大小姐并不适合这衣服,所以才没有拿给她试,您穿着才是最好看的。”

    藜央闭着眼没有回话,但侍者的声音也没有继续传来。她没多想,只是伸手去够腰际的拉链,却冷不丁被一只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而后整个人被圈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吓得忙睁眼,镜子里赫然照出封炑英俊的脸来。他笑着搂着她,亲昵地将脑袋抵在她的肩头,温声道:“很好看。”

    藜央眨了眨眼睛,望着镜子里的人,她被封炑拥在怀里好似被无限宠爱着。她低下头看着自己被他握在腰间的手,轻声问道:“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封炑低低在她耳边呢喃,然后转过她吻住了那朝思暮想的樱唇。

    藜央偏开头躲过了封炑的亲吻。

    封炑不悦地蹙起了眉。

    藜央问道:“你不是说今天有事来不了吗?怎么过来了?”

    封炑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尖:“怎么?不开心见到我?”

    藜央轻哼一声,道:“开心啊,怎么会不开心?开心的人还不止我一个呢!”

    封炑抱着藜央笑出了声:“可以啊,还学会反讽了。”

    藜央依旧冷着小脸。

    封炑笑道:“之前方舒雅好像是有说过让我陪她来试礼服,但我早就拒绝了,我根本不记得她说的是今天。早上是真有事,我忙完后马不停蹄地就来了。”

    封炑没有撒谎,他去了解了李正益最近的动向,得到的结果却令他十分不安——李正益加大了对藜央的打探。他没有放弃,就像一只嗜血的狼虎视眈眈地在一旁窥视,有一丝破绽都会闻着味儿扑过来。

    封炑摸着藜央冰冷的小手,看着镜子里的她美得如同精灵,简直想将她藏起来,藏到一个无人之地,只有他一个人能看的到。

    藜央原本就觉得有蹊跷,此刻听到封炑的解释后就没有再追问。

    封炑却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握着她依旧冰冷的手问:“怎么了?手这么凉,冷吗?”

    藜央怔了怔:“可能有些冷吧,”说罢挣脱了他的怀抱,转身道,“我要换衣服了,你快出去。”

    礼服露出的大片背部肌肤细腻白皙,封炑眼神暗了暗,突然就不太想让她穿着这件衣服在众人面前出现。这露的也太多了,她的美丽,他想藏在只有他能看到地方。

    封炑沉声道:“衣服好看是好看,就是这颜色不合适参加婚礼,换一件吧。”

    藜央的动作顿了顿:“好。”

    等封炑走出去后,她迅速脱下了这件礼服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试衣区外,方家的两位小姐正在和封炑说话。

    那位年纪小些的方二小姐一见藜央出来便对着封炑笑道:“还是封哥哥对姐姐最好了,最好的衣服当然要配我最好的姐姐。那些侍者实在是欺负人,这么好的衣服不给姐姐试,反而给一些不知道哪里来的三流小姐。”

    方舒情一看到封炑便以为他是为姐姐撑腰来了,然后迅速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当然省略了她觉得那女人比姐姐更美这件事。

    哼,不管怎么样,最美的都是姐姐。

    然后她见封炑一句话不说迅速进了试衣区,便以为他是要让那女人把衣服换下来呢。如今见她乖乖换回了自己的衣服,自然以为是因为封炑发话的原因。